转 折

发布时间:2012-01-17     作者:admin
碧水琴川——常熟“开关杯”廉政小小说征文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转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曹家俊
 
 
    老人陷入昏迷状态已经一整天,靠身上的几根软管,监测着他的呼吸、心跳、血压、体温,维系着生命机器的最后运作。输液的针头还在不紧不慢地往他的静脉里滴着液体,气瓶里的氧气管口仍在不停地吐着气泡,监视仪上的血压数据还在不停地上下波动,指示心跳的曲线还在跳跃着延伸。医护人员几次过来翻开他的眼皮观察瞳孔,虽没说什么,但脸上的表情已明确告诉家属:老人只剩最后一口气了。其实,守候在病人身旁的家人——老伴、儿媳、孙子,也都知道老人家生命的旅程已经到了尽头,微弱的生命之火随时可能熄灭,他们已不相信会出现奇迹了。但是,老人却还在与死神作最后的拼搏,不肯落气,他在等待最后一个亲人他的儿子来到他身边,他要与儿子见上最后一面。
老人的儿子,此刻正在出席市里的党代会。
    老人的儿子是市辖区的副区长,他在副区长任上分管工业新区开发,短短几年中,就把昔日的几千亩只长庄稼的土地改变成厂房林立的工业开发区,为市里GDP的迅速递增作出了巨大的贡献,令人刮目相看。很多人都看好这颗上升的明星,年富力强,能力出众,办事雷厉风行,在他手里,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办不到,因此深受上级领导的器重。市区领导层中差不多都看好他的前途。不久前,上级组织部门下来考察后备干部时,对他进行过考察和民意调查,而作为他昔日中学时代的同班同学的市委组织部副部长,曾经偷偷地向他透露一个令他大受振奋的利好消息:他有希望成为副市长。在这次党代会上,他不但可能进市委,也很有可能进入常委,所以这次党代会对于他来说,重要性不言而喻,如果一切顺利,将成为他仕途上的一个重大转折。
    偏偏在这个人生关键当口,一向身体强健的老父却突然得了重病,而且迅速进入了病危状态,医院在抢救之时,已向家属下达了病危通知。在去开党代会之前,他给妻子留言:一旦父亲病况危急,随时通知他。
    此刻,刚刚坐在党代会主席台上的他感到兜里的手机一阵振动。眼看大会开幕式就要开始,主席台上已经坐满了主席团成员,只有前排市四套班子成员的座位还虚位以待。能选上大会主席团成员,坐上大会主席台,说明他在这次党代会上的地位非同一般,这是他的荣耀,是他最好的亮相的机会,在这样关键时刻,他怎么能离开呢。这电话来得真不是时候!他不想接,但手机振动个不停,莫非父亲……。他只好起身,走到台角通道出口处,取出手机,一看,果然是老婆打来的:“父亲不行了,你能不能火速赶来,他等你,你不回来,他口眼不闭啊!”他压低声音,回了一句:“会议就要开始,我正坐在主席台上,不好离开,过一会我跟你联系。”说完就按下了手机。
那边,妻子失望地对婆婆说:“他说正在开会,来不了。”
    弥留之际的老人忽然眼开眼来,嘴唇嚅动着,似乎想说什么。老妻忙把耳朵凑近他的嘴,老人用生命最后一丝气息,吐出几个字来:“回……回来了……了吗?”
    老妻知道老伴这时最想见最后一面的是儿子。她不能说实话,只能眼含热泪,嘴唇贴近他的耳朵说道:“他正在开会,已打电话去了,他说马上就到,老头子,你要挺住,要挺住……”
    老头子喉咙里吐出一声“嗯”,又十分吃力地嚅嗫,老伴听出断断续续的几个字:“关照、照他……要、要好好……干……”
    会场这边,轻快的音乐声响起,他看到,市委书记带头,市四套班子的领导正迈着庄严的步伐从台的另一侧走上主席台,走向主席台前排。
就在他收起手机准备返回座位时,身边突然出现了两个人,其中一个挡在他面前,既和蔼又严肃地对他说:“我们是从省里来的,要找你了解一些事,请你马上跟我们走!”
他的脸色微变,但还是很镇定地说:“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,我是主席台上的人,能不能等开幕式结束后?”
    “不行,请你马上跟我们走!”对方一脸不可通融的严峻。
    他的脸突然变得十分苍白,紧张而又无奈地说:“那好吧!”顿时像霜打的丝瓜叶,一下子蔫了下来。
    他夹在两人中间,三个人默默地穿过通道的一扇侧门,走在长长的通道里时,后面传来会议主持人的声音:“中国共产党某某市第某次代表大会现在开始,全体起立……”
    几乎是在同时,他兜里的手机又振动了。“能不能接个电话?家里打来的,我父亲在医院,病危……”
    那两个点了点头,其中一个冷冰冰地说:“只问家里事,你现在的情况不能说。”
   他“嗯”了声,拿起手机,放在耳边。听着听着,他的手颤抖起来,眼泪夺眶而出。
 
(刊登在2011年“常熟开关杯”廉政小小说作品集《碧水琴川》,获三等奖。)